久久人人97超碰人人澡

為什么中國學生的校服都那么丑?原因竟然是……

為什么中國學生的校服都那么丑?原因竟然是……

  01、我們疏忽了什么?

  南京的一所中學聽取了學生們的意見,一掃臃腫肥大的校服風格,采用韓國版的校服,男生穿制服,女生改裙子,讓校服變得漂亮起來。

  女生們興奮不已,回家之后還打電話和同學們熱烈討論,想象自己穿上裙子后會有多美,班級里的男生又會多帥……

  可憐孩子們太缺乏斗爭經驗了,全然沒有注意到,父母那充滿警惕的眼睛,正緊張地注視著她們的舉動。

  偷聽到孩子們的討論,家長們立即上網搜韓版校服的樣式,這一看可不得了,家長們炸了鍋。韓國的校服真是太漂亮了,那簡直是專為青

      春期孩子設計的,體現了女孩的優雅、男生的俊逸,這……這豈是自己家孩子應該享受的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  憤怒的家長們立即向校方投訴,指控稱:太漂亮的校服,會刺激孩子對異性的好感。

  在家長的輪番轟炸之下,校方可恥地投降了,仍然沿用了“我很土,誰理我誰瞎了眼”的舊式校服款式,孩子們頓時哀鴻遍野。

  家長也是苦心,怕孩子早戀,影響了學習——可這事就奇怪了,韓國日本的校服超級漂亮,也沒聽說他們的孩子走上邪路啊。

  中國家長的緊張防范中,是不是疏忽了什么更重要的東西?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  02絞盡腦汁讓孩子自卑

  前段時間有個日本朋友來北京,大家聚了聚,酒歡人散后,我送他回賓館。

  路上看到大群的中學生走過,清一色臃腫校服,肥鴨一樣鳧過馬路。我突然想起南京校服事件,就問他:你在日本上學時,校服是不是特別漂亮?

  他正色回答:我們的學校有專門的校服設計師,還會請最著名的時裝師,根據每個學生的體形,設計最漂亮的校服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  我問:穿這么漂亮的校服,你們不早戀?日本人大張嘴巴,鼓著兩只眼珠看著我,臉上的表情寫著:大哥,我不知你這話從何說起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……

  看這日本人被徹底弄懵了,我才感覺到中國家長的思維,明顯不在人類的軌道上。但究竟行駛到哪條線上去了,我還是沒弄清,就問他:你們把校服弄那么漂亮,是怎么考慮的?

  他又呆怔半晌,說:我不知道

  連這個都不知道,你究竟是怎么在日本混大的?當時我很郁悶。

  日本朋友沒回答上來這個問題,感覺很丟人,回去之后應該是做足了功課,不久給我把答案發了過來。

  大概意思是,日本之所以要把校服弄得非常漂亮,是因為他們視校服為成長教育的重要元素。漂亮的校服,能夠賦予孩子高度的自信心與自我認同感,克服自卑的天性,同時養成智性的審美眼光。這幾樣東西,能夠讓孩子長大之后,成為一個有品位的人、有趣味的人、有意思的人。

  日本人是挖空心思讓孩子自信,我們這邊是絞盡腦汁讓孩子自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  03龐大的自卑群體

  青春期是孩子人格形成的關鍵時期,自卑也好,自信也罷,人格一旦形成,這一生就已經定型。

  一個人格飽滿、充滿自信的人,自然會重視自己的生命質量,讓自己的人生變得動感而有趣,因為他認為自己理應享受這一切。

  而一個龐大的自卑群體,長大后可能會終日生活在悲哀的狀態下,心靈中缺少對環境的抗衡力量,對于負面因素尤為敏感。

  實際上這就是中國的庸眾文化形成的本質原因,他們太自卑,無力感追隨他們一生,無論你給他們補上多少劑心靈雞湯猛藥,都彌補不了先天的缺陷。

  自卑的人格,肯定會帶來特別沒意思的人生。

  中國人去發達國家,最驚訝的是一個司機或是一個清潔工,都活得趾高氣揚、精致得體。而在我們這里,從清潔工到公務員,都哭喊自己是弱勢群體,要求社會關愛關注——之所以如此悲情,只是因為普遍的自卑情結,摧毀了他們心靈深處的自強意識。

  04七個白雪公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  媒體報道稱,最近中國許多幼兒園小朋友流行拼爹。可小朋友哪來的拼爹意識?不過是教育者把自己的社會等級觀念,傳遞給了孩子。奇怪的是,整個事件中,最應該出來解釋的教育界人士,竟然毫無動靜,也無人追究,更不見有什么舉措改變這種毀滅性的教育。

  相反,日本的教育深耕細作,對孩子的平等教育和自信教育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。

  旅日學者薩蘇去一家日本幼兒園,小朋友們正在排演經典童話《白雪公主》。薩蘇就站在一邊觀看,結果看到七個白雪公主沖出來,跟七個小矮人載歌載舞。薩蘇當時就震驚了,急忙問別人:喂,這演的是什么呀?

  旁邊人回答: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呀?

  薩蘇說:不對吧?白雪公主只有一個呀,你們這里怎么有七個?

  啊?是這樣嗎?白雪公主太多了點,給您添麻煩了……旁邊的日本人根本沒想過這事兒,被問懵了,亂答一氣。

  薩蘇不肯罷休,找到校董,問:喂,你們怎么亂改名著,弄出七個白雪公主來?

  校董:這個,是這么回事,上面的教育專業人士說,白雪公主故事體現了典型的社會等級觀念,白雪公主才一個,小矮人卻有七個,明顯不夠分配呀。薩蘇氣憤了:白雪公主是王子的菜,你小矮人有什么資格享受公主的愛?

  校董不服:憑什么小矮人就不能享受公主的愛?人人都是平等的,都有權利享受美麗的公主的愛!人為制造社會階級,這是不公正的!

  不是……算你狠!薩蘇說不下去,再轉身看日本版的《白雪公主》,看到七個后媽出來,各拿一個毒蘋果,給七個白雪公主,七個白雪公主一起吃毒蘋果,一起倒下去。

  薩蘇終于看出破綻,大叫起來:這太惡搞了吧?七個白雪公主一起被毒死……智商呢?還有智商沒有?

  可是,一個平等的社會,一個人人充滿自信、人人活得有意思的社會,還會缺智商嗎?

  等到哪一天,我們的教育也能夠干點好玩的事兒,而不是讓孩子形成根深蒂固的自卑心理,我們才有可能活出味道。

 

24小時熱線電話
158-8235-1132
028-88505922